第12章 原來是這樣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從街頭會傳到巷尾的槍聲,讓站在對麵街道上的陳誌達也聽到了,也看到了袁放發出的危險信號。

聽到和看到的一切,讓陳誌達的心慢慢的下沉,一陣陣絞痛,他甚至想著寧願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回同誌的生命,然後,一個又一個同誌為了掩護自己而犧牲,陳誌達低聲呢喃道,“老袁,為了我,你這是何苦呢?”

......

月光如水,港口如潮。

無比漫長的夜晚,陳誌達不停地抽著煙,不停地咳嗽著。

陳誌達又點燃一支美國貨,這包煙還是李鐵強給他的。一邊抽著,一邊指揮工人,他正在港口幫李鐵強接收貨物,到底是什麼貨物,陳誌達也不清楚,他也不問,這批貨物貨倒賣一定會賺不少錢。

當然這些錢中,也少不了陳誌達與吳子成一份。每次隻要港口陳誌達一定會帶上吳子成的。

時間過得很快,剛卸完貨,差不多十一點了,陳誌達走到碼頭的臨時倉庫。剛坐下來,電話鈴聲響起。

陳誌達任由電話響著,而是站起身關上了倉庫的大門。

電話鈴聲停了,倉庫又回覆了安靜。一會兒的時間,電話再次響起時,僅三聲,又停了。第三次響起,陳誌達起身,一把拿起了電話。

“喂,你好。”

電話的那個人氣喘籲籲地說道:“是朱先生嗎?”

“你打錯電話了,我姓陳。”

“哦,那麻煩你幫我轉達朱先生一下,我姓王,是他舅的鄰居,他舅正在寶隆醫院就診,讓他馬上來醫院一下,歸還我們墊付的診金?”

“謝謝你,我即刻轉達!”陳誌達一口答應的同時,空著右手在話筒上敲了幾下。

“......”報信人冇有說話,敲著話筒以同樣的的方式迴應陳誌達。

.....

行動二處的畢忠良和一處的李鐵強一直不和睦。畢忠良這幾次搗毀了上海軍統站,抓了很多軍統的特工,讓他近期得到了李默群的賞賜,更讓李鐵強受不了的,畢忠良竟然得到日本人的認可,這對他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打擊。而對於自己,尤其這幾次雖然成功搗毀了幾次**的接頭,但實際的情報並冇有拿到。

再說,今天李默群找他,談了兩件事,第一,李默群說,“畢忠良身邊的陳深可能就是**潛伏的76號特工總部的麻雀。”第二就是,“你,李鐵強的身邊會不會有個**管家或雲子。”

雖然,李默群說完後哈哈大笑起來,但看上去說的很認真。

李鐵強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打算今晚試探一下陳誌達。

......

袁放在昏死過去前,他坐過了老虎登,吃過了牛皮筋,鼻子喝過了辣椒水。

袁放望著鐵窗外簌簌而落的枯葉,嘴角泛起陣陣冷笑,那是種充滿遺憾、無奈和滿懷憤恨的仇笑。現在的他已經萬念俱寂,就像那窗外的落葉一般,在掙脫束縛間徘徊的同時,也被宣告了死亡。

身上累累傷痕,肋骨斷裂處傳來的劇痛,令他苦不堪言。他蜷縮在稻草堆,不敢動也動不得,連大小便,也隻好就地解決。他人活到這個份上,暗示著他早已放棄生存**,但是這個冇有**的人,現在卻被深深的痛苦所煎熬,而這種煎熬,往往令他痛徹心肺。

袁放也不知道汪偽政府到底想怎麼樣,就在他接近死神的那一刻,又被送到大華醫院。他根本不清楚到底是為了什麼,其實76號特工總部完成利用他釣更大的魚,這條是潛伏在總部的魚......

陳誌達在想,處死袁放完全冇有必要到醫院去刺殺呀,為什麼李鐵強安排他帶人去病房殺袁放呢?難道僅僅是為了將這一切用來陷害二處的畢忠良。這樣想想也有道理,畢竟人是李鐵強這邊抓得,憑什麼這個功勞給到畢忠良呢?

陳誌達在回去的路上反覆思考著,很快推翻了上麵的假釋。或許這是李鐵強用來偵查內奸,或許是試探自己。

咳,咳,咳,陳誌達的腦海中不停地思索著,他是將這個情報馬上傳出去,讓組織設法去救老袁,還是......

陳誌達想了想,還是自己親自去。

車出南京路不遠處右轉就到了哈同路,這並不是朝運在東麵的寶隆醫院而去,而是去北邊的另外一條路。約十分鐘的時間,陳誌達將車停在了最靠近大華醫院那條衚衕裡。

車一停下來,他就閃了三次小燈,停在前麵的車也立刻閃了三次尾燈,陳誌達摁了一下喇叭,從對麵的車上走下了一男一女。

淩晨三點,一名中年人在一男一女的攙扶下,走進了大華醫院的急診室。

一走進急診室,那中年人就呼天喊地慘叫連,大呼胸口疼痛。

夜間值班的醫生是個實習生,看了看情況立刻拿起聽筒聽了聽,又是摸了摸中年人的脈搏數了數心跳,結果感覺一切正常,到底是什麼原因引起胸口劇烈疼痛暫時也不知道,隻能先給患著辦住院手術後,等明天再做進一步觀察與治療。

在護士的帶領下,陳誌達和女子把男人送進了二十號病房,將中年人放在床上後,護士就要求陳誌達離開,隻允許女人留下來。

陳誌達出了醫院的住院部後,就繞到了男子住的病房窗下,正準備順著女人放下的繩索攀爬時,突然一個黑影一閃而過,還冇有等陳誌達反應過來,一把玉簪紮進牆上,可以力度之大。從轉過的黑影可以看出來,是一個女人。

來不及細想,陳誌達來不及細想,看了看紮在玉簪上的紙條,“言而無信,誓死如歸;斬手示眾,深水無水。”

“原來是這樣!”陳誌達心裡一陣歡喜。

女人從手袋裡拿出兩支槍,分給謝振華和中年人,轉身就打開門,先走了出去,陳誌達與中年人緊隨其後。三人沿著長長的走廊,走到了二樓倒數第三個病房門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