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放心吧,你會永遠清白的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秦淮茹聽著賈張氏一對比。

也覺得確實如此。

“阿姨問題是,我剛來這城裡,連人都不認識幾個,怎麼和人家攀親帶故啊?”

秦淮茹一臉疑惑,語氣也有些不確定。

“況且就算能和人家搭上點關係,但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也不可能讓他把房子寫上我的名字啊。”

“隻怕是到了最後會竹籃打水一場空,白忙活一場。”

最近幾年。

城裡的房子也開始實行發放房產證。

秦淮茹之前也在家鄉那邊,略微聽說過這件事情。

賈東旭緩緩放下手裡的毛巾,臉上還是有著五個紅彤彤的手指印,他也開口詢問道。

“冇錯啊媽,淮茹說的冇錯啊,淮茹中間突然插一腳,街道辦那邊又不是查不出來。”

“這個辦法不太行啊,我的媽媽!”

賈東旭在城裡打拚這麼多年,也知道這件事情可能性不高,攀親帶故這事情,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賈張氏用力指了指賈東旭的額頭,似乎讓他開竅一點,隨即她解釋道。

“媽也知道這事漏洞太大,”她頓了頓,又說道。

“但如果讓淮茹嫁過去的話,兩人有了夫妻之實,等那個時候老傢夥一嚥氣,那房子不就成了咱家了的嗎?”

“什麼!”

聽到這話,賈東旭差點跳了起來。

“阿姨你的意思是……”

秦淮茹也是滿臉的不可置信,眼睛瞪得大大的,本能的往後退了好幾步,“讓我嫁給那個糟老頭子?!”

“不!”

賈東旭也被自己老媽的提議給嚇到了,“我不答應,淮茹可是咱賈家的媳婦啊!”

“媽!”

“你這腦袋一天到晚都在琢磨什麼呢?”

聽到賈東旭的話!

賈張氏的語氣有些理所當然,眼裡寫滿了恨鐵不成鋼,“那不然能怎麼樣?”

“你難不成想讓你媽,去嫁給那個老頭嗎?”

“先不說彆的,要是讓你那個死鬼老爹,怕不得出來把我掐死!”

賈東旭被自己老媽一頓數落,整個人沉默不語,呆立在那裡。

“你媽我可是守了這麼多年的寡,一直都是清清白白做人做事。”

“在鄉下!”

“那可是能夠立貞潔牌坊的良家婦女,怎麼可能為了這種事情搞壞了我的名聲!”

“媽,我說的不是這個。”

賈東旭連忙反駁和勸慰,他自然也不想給自己再找一個爹,但他也不想把秦淮茹推入火坑啊!

“算你有點良心。”

嘟囔了幾句,賈張氏又看向秦淮茹。

“你呢,淮茹,你這邊是什麼意見呢?”

“我這……”

此刻的秦淮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讓自己這麼一個黃花大閨女去嫁一個百十來歲的老爺子,這種天方夜譚的事情傳出去,也不會有人信吧?

要是真的傳揚出去!

那自己怕是連臉麵都冇了。

“淮茹,你聽阿姨說,這件事情但凡咱們做的低調一點,不會宣揚出去的。”

賈張氏信誓旦旦的拍著自己的胸脯,保證道。

“隻要等那個老不死的嗝屁了,房子一拿到手,我們家東旭自然會八抬大轎,鳳冠霞帔,浩浩蕩蕩的把你接回家來!”

“房子我提前去看過了,比咱家這個好的多,到時候就算有人敢說閒話,你放心,隻要阿姨在,自然會把那些亂嚼舌根的嘴巴都縫上!”

賈張氏靠了過去,輕柔的拉起秦淮茹的小手,語重心長的勸解道。

“到時候咱們大擺宴席,過上一段日子,你看看誰還會記得這種事情!”

“咳咳……”

見秦淮茹依然冇有鬆口的意思,賈張氏先是咳嗽了兩聲,而後又起誓般的說道。

“隻要你願意把這件事情給辦好了,到時候我們家願意出三十塊錢的彩禮。”

賈東旭聽到彩禮的價格!

瞬間有些坐立難安。

當初許大茂開春那會兒迎娶婁曉娥,纔給了二十塊錢的彩禮。

要知道!

婁曉娥他爹可是軋鋼廠最大的話事人,擁有股份最多的那個婁半城。

就算是這種身份,人家的姑娘纔出了二十塊錢的彩禮!

這個秦淮茹雖然漂亮了點,但也用不上這麼多吧。

聽到賈張氏報出的價格!

秦淮茹的眼前頓時一亮!

很明顯她也對於這個報價心動不已。

要知道在鄉下那會兒,娶個媳婦最多也就五塊錢的彩禮,自己如果能拿三十塊錢的彩禮,並且還是嫁到城裡麵,那該多有排麵啊!

相比較之下!

就這麼嫁給一個老頭子,倒也不是不能接受,至少這交易還是挺值當的。

而到那個時候!

先不說嫁不嫁給賈東旭,至少那老頭子的房子寫著自己的名字,自己也算是在城裡有了些資本。

“阿姨,您再給我一點時間,考慮一下吧。”

思索了片刻,秦淮茹還是這麼說著,她還是想要賈家這兩位,再多給一點好處。

“還思考、考慮什麼呀!”

賈張氏明顯有些不耐煩了,她一把甩開秦淮茹的手,說道,“這天上掉餡餅的好事情,你還這麼猶豫!”

真是鄉下來的野丫頭,屁事就是多!

“我害怕的是,到時候你們會嫌棄我,還說我不乾淨什麼的……”

秦淮茹臉上露出一抹恰如其分的擔憂。

聽到這話的賈張氏趕忙轉過身朝兒子示意著。

俗話說的好,知子莫若父,母子心連心。

賈東旭察覺到賈張氏的眼神,立刻上前,像他媽那樣拉起秦淮茹的小手,語氣相當誠懇。

“淮茹,如果這點我可以向你保證。”

“隻要這件事情你辦好了,以後你就是我們賈家的功臣,我們會當供神仙一樣把你供著的!”

停頓片刻,賈東旭又說道。

“至於乾不乾淨,這種事情你想多了。”

他的嘴角帶著一抹嘲諷,不急不緩的說著。

“都百十來歲的老同誌了,他就是想乾點什麼,怕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隻要能把那老頭子的房子搞到手,對於秦淮茹是不是二婚這一點,他是不怎麼在乎的,最好是到時候美人和房子雙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