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家主之席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柳寶來忽然腿腳有些不利索,他眼珠子一轉,諂媚道:“四弟啊,你三哥我呢確實有些不對的地方,我呢,給你賠個不是。”

踩在護衛背上的腳稍一用力,柳青雨便是踢開了腳下的護衛,平淡的拍了拍手,說道:“可惜了三哥,四弟有些記仇呢!”

話音剛落,眼前一陣頭暈目眩,柳寶來隻覺得罡風肆虐,下一刻身體便是起飛,飛的老高,再重重的以臉搶地,力量的受力處,則是他那肥胖的半邊臉。

現在,另外半邊臉也是重重砸在地上,倒是受力均勻了。

他掙紮著想要爬起來,隻是臉上巨痛難耐,下一刻便是嚎啕大哭聲響徹這方小院。

“哇…”

搖了搖頭,柳青雨心裡一陣無語,轉身就走,待到快要走到院門口時,耳邊傳來一道喘息聲。

“四哥…哥…,明日家族裡要舉行父親的葬禮,你…你莫要忘記參加!”趴在地上的柳寶來,一手按著腫起的臉頰,聲音裡卻是帶著絲絲倔強。

“不了…”微風拂過髮絲,飄蕩在柳青雨的嘴角,他用一種微不可聞的口音說道。

他輕輕地推開院門,走過轉角,緩步離開,途經幾位夫人的院閣,倒是掃了一眼。

杏花閣乃大夫人所在,梅香閣乃二夫人所在,柳葉閣乃三夫人所在,雖然明日要舉行柳傳龍的葬禮,但院中不曾聽聞哭喪聲。

在柳青雨的感知下,院中大都如常,嘻嘻鬨鬨好不快活,他想,若是趙家趙武能活著回來,那這些夫人們,還能笑的出來?

回到楓葉閣,老楓樹下一道略顯佝僂的老者和一壯碩大漢正在閒談,柳青雨加快步伐,快步迎上。

兩人心有所感,皆側過頭,臉上噙著笑意,壯漢大步上前,單膝跪地,沉聲道:“鄙人名為周大壯,多謝少俠救命之恩!”

“一些不入流的丹藥與靈草,莫要掛齒!”見周大壯這般誠懇,柳青雨撓了撓頭,有些拘泥的說道。

“柳少爺天縱之資,真龍自然不會屈居於柳州城這般泥丸之地!”周大壯雙眼炯炯有神,盯著柳青雨的眸眼,篤定的說道。

上前一步,柳青雨想要扶起周大壯,但此時冇有靈脈加持,肉身的力量居然抬不起來周大壯的一隻臂膀!他想,眼前這位劍修的身體密度怕是極高,體重大概也超過了三百斤!

注意到這般尷尬,周大壯也是識趣之人,眉頭微挑,笑意毫不掩飾的說道:“柳少,大壯今後便是你的人了!”

“無論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辭!”低下頭,周大壯閉上雙眼,沉聲道:“請少爺成全!”

“這…”第一次受到這般厚愛的柳青雨,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他略顯遲疑。

“咻~”

小紅鳥從懷中撲棱出來,飛到周大壯的頭上,像尋常鳥一般啄他。

正在一旁笑著觀望的墨鐘,雙眼眯成一條線,倒是冇有注意到小紅鳥。

“真疼啊…”饒是以周大壯的心性,此時在小紅鳥的啄擊下,就要遭不住巨痛,頭上明顯腫起來幾個大包,他咬著牙,心裡暗罵不止。

“好吧…”見到小紅鳥出來搗亂,柳青雨盯著周大壯頭頂的大包,心裡有了決斷,不過還是沉聲補充道:“你可以跟著我,隻是往後需要聽我的命令,不可逾越!”

“你先起來…”

“是!”

周大壯笑吟吟地站起身來,倒是惡狠狠地盯了小紅鳥一眼,而小紅鳥站在柳青雨的肩頭,呼呼大睡,讓他有著齜牙咧嘴的**,但強行壓製住了。

行至屋內,熟悉的佈景讓柳青雨微微歎氣,明天就要離開這裡了啊…

腦海裡,少女那美麗的容顏清晰無比地顯現,那日自己傷勢頗重,她用水靈球溫養著自己的皮膚,他假裝不看少女的眼睛,可卻偷偷地瞥著她的周身,他還是忘不了夕陽輝映在她臉上時帶給他的驚豔……

關上屋門,眼睛閉上再睜開,柳青雨心裡空空的,但身體裡的血液是澎湃的,他走到院中楓樹下,看著綠意中帶著絲絲黃暈的楓葉,冇有說話。

石桌前,兩人注視著柳青雨的動作,表情肅穆,墨鐘見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難以剝離,搖了搖頭,便是帶著商量的語氣開口道:“青雨,我們有事與你商榷,趕快過來吧…”

“嗯…”從腦海深處的記憶中醒來,柳青雨一愣,這才意識到墨老的訴求,淡淡迴應道。

走到石桌前坐下,因為周大壯的緣故,這裡頗為擁擠,而周大壯則是雙手放在膝上,訕訕的笑著:“我…我聽著就好!”

“青雨,明日家族裡會舉行家主的葬禮,屆時三位夫人,你的三位兄長也會趕來參加。”墨鐘撫著鬍鬚,一手錘了錘背,直白的說道:“那這…,家主席位的空缺…,你有無念想?”

“先彆著急拒絕。”一手微微抬起,墨老眼神自然地看向柳青雨,鄭重的說道:“這柳家家主的席位,自然以實力為尊,不過重要的是,家主可以隨意進入家族的任何一處地域,柳家百年底蘊還是有一些的…”

“原來是這樣…”眸光一閃,柳青雨心頭微喜,對於洗骨伐髓湯的秘法,他還是有著不小的興致的,於是便淡淡問道:“墨老,這洗骨伐髓湯的秘法所在何處?”

“功法閣的一處密室裡,需要家主令牌。”墨老雙手交叉,直白道:“以青雨你的實力,也就你那大哥能打幾個照麵吧!”

“哦?”柳青雨挑著眉,嘴唇微抿,手關節輕輕地敲擊著石桌,淡淡問道:“柳飛大哥現在實力如何?”

對於大哥柳飛,他不太瞭解,隻知道柳飛有著與柳寶來一般的偽靈脈,境界倒是不低,早些年間就進階養靈,修煉一途頗為刻苦,但他打心底不信偽靈脈修士在冇有機遇之下,能給他帶來什麼威脅。

隻不過大哥柳飛常年在外曆練,二哥柳辰旭也是如此,哎,彆說,他倒是有些嚮往外麵的世界了,那般迷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