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大丈夫有所為之,有所不為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陳勝:“哈哈,終於輪到暴秦了。”

“這暴秦二世而亡,如果不是在這個文臣視頻當中,出了這個李斯,哼!那這暴秦名傳天下的機會還不可能了。”

“還是暴秦刑法嚴酷,不得民心,還有就是你這個盤點李斯的視頻,對暴秦的罪行並冇有完全揭露。”

“還有那些在全國各地,身處在水深火熱的同胞們,他們呢?他們也因為我們這樣,因為誤了期限,趕不到就要被斬首。”

“就這等法律,一般人能受得了嗎?而且這也不是我們的錯,天降大雨,道路泥濘,我們怎麼走?”

“還有,大秦這些年征發勞役,用了多少人,而這些民夫當中,又死了多少人?這可都是血淚呀!”

“所以,這些王侯將相們的時代終將結束,平民百姓的時代也終將到來。”

“從現在往前多少年,那些貴族高官,甚至是皇帝王侯,哪一個不是被他們所掌控?憑什麼?”

“然而,在這大爭之世,乃至後世的王朝,會有我們這些普通的黔首來統治,天下畢竟是所有人的天下,掌權者一定會是大多數人,人民終將是天下的主人。”

漢高帝劉邦:“哎呀,這李斯可慘了呀。”

“現在被爆出來的話,若是在秦二世的時候還好,那李斯應該還是和原本一樣被腰斬車裂,夷三族。”

“但是,這個時候的李斯要是在嬴政當家做主的時候,那可就慘了呀,這嬴政能放過他?夥同趙高,篡改遺詔,立胡亥登基,嗬嗬,這李斯真是瞎了眼。”

“伐無道,誅暴秦。當年的時候,朕也不過是大秦沛縣的一介亭長罷了。”

“若不是朝廷無道,朕豈會進入那芒碭山落草為寇,哎,當年也是迫不得已呀。”

“但是,幸虧那些兄弟來助陣。然後,天下大亂,陳勝、吳廣起義之後,朕出山遇到了張良,也幸虧遇到了張良,加上蕭何的輔佐,後推薦了韓信,朕纔有了爭霸天下的機會。”

“雖然,當年的那些老夥計被朕殺得都差不多了,但是誰讓他們造反呢?”

“如果他們都和張良那樣就好了,而且韓信、英布這些原本也並不是朕的手下,都是從彆人的手下投奔過來的,還是自己人信得過呀!”

蕭何:“哈哈,這李斯當年也是懷揣著夢想進入了秦國,希望得到重用。”

“然後,他也真的憑著自己的能力才能一步步上位,當然,這機會需要選好。”

“李斯一開始就拜在了呂不韋的名下當客卿。當年的呂不韋是何等風姿呀,那可是權傾朝野,在大秦國內說一不二的,嬴政都得聽他的,稱一聲相父。”

“所以,說這李斯一開始選擇對了路。而後呂不韋被扳倒之後,李斯也憑著自己的才氣進入到了嬴政的視野當中。”

“也正如視頻當中所說,當時的李斯跟嬴政都是年輕人,想法兒大體上可能會相同一些。”

“正因如此,李斯的許多措施計謀都深得嬴政之心,而後在大秦一統天下的過程當中,李斯也是貢獻頗豐。”

“但是,到了後來,李斯的心思就變了,若是他能守住本心,不被外物所矇蔽,不計得失,有進有退的話,李斯的未來並不是那麼的淒慘。”

“所以我當年輔佐陛下,管後勤,有如此之成就,封國相,但是我也非常小心謹慎的。”

“畢竟,當年我和陛下可是一起從沛縣出來的,陛下的脾氣,我又怎會不知呢?”

“就和視頻當中荀卿所說那樣,物儘極盛。所以,再往後的時候,我也得學王翦一樣,學會自汙,不要讓上位者所懷疑。”

“不然,未來還不一定怎麼樣呢。並且也不要參與到皇位繼承者的爭奪當中。”

“畢竟,上位者的心思可不好猜呀,一旦站錯了隊,麵臨的就是清算。”

“而且本本分分,安安穩穩的做事,比什麼都重要。而且,當年我也是沛縣一小吏,能做到天下的丞相,也該知足了。”

曹操:“也就是這李斯太過於膽小了,還有這趙高太過於陰險了。”

“那趙高乃是胡亥的近臣,在這一方麵,李斯肯定是比不過他,而且李斯的心思都用在外麵。”

“但凡一絲爭權奪利的心思用在內部,剷除趙高,把持皇帝胡亥,胡亥能知道什麼?趙高說一,胡亥都不會說二的,不然也就不會出現指鹿為馬了。”

“若是李斯能夠剷除趙高,還有他的羽翼。並且能夠得到胡亥的信任,那麼逐漸把持朝政,掌控天下也不是不可能的。”

“按照我的經驗,李斯首先就要把持軍權,還有,應當拉攏到原本的蒙氏,忽悠他們到自己的麾下。”

“那這樣的話,把握到軍權,再因為法家之事,得到秦國宗室大部分人的支援,那麼大秦內,李斯說一,大多數人都不敢說二。”

“把持天子,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這難道還不能心動嗎?”

長孫無忌:“說到底,這李斯的心思還是向著大秦的。不然在胡亥飲酒作樂,不問朝政之時的話,李斯如果冇有為大秦好的想法的話,也不會向秦二世胡亥進言。”

“說到底,李斯根本的問題就是太過於權利了,不知進退,為人臣者,若得大功,功高蓋主之日,當是急流勇退之時。”

“大丈夫有所為之,有所不為。有些事情該做,那麼有些事情就不該做,否則,一失足成千古恨。”

“就好比趙高蠱惑李斯篡改遺詔這件事情上,李斯就不能同意,因為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汙點。”

“還有就是胡亥,他是什麼德行?李斯原本就已知曉,他還妄想能通過自己的力量維持住大秦原本的政策。”

“殊不知權力根本不在他的手裡,而在皇帝手裡,皇帝是說一不二的。”

“還有就是,李斯身為丞相,這關於皇家之事,不可過多的參與,也不能在情況不明的時候就站隊。”

“但是,在大明朝這兒肯定不是問題,畢竟陛下已經定好了心思,那就是立長子朱標為太子。”

“那麼親近朱標肯定是對的,還有就是當今陛下,也跟那漢高帝劉邦一樣多疑,必須打消陛下的疑慮,那就隻能通過太子了。”

“隻要在太子手下恭敬有加,不要去觸碰陛下的逆鱗,順著陛下去做事,安安穩穩的做事,避免功高震主,應當就無事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