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墓前看,要逝啊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死亡的……鬼……

屍體。

給予生命的……

這字是啥?

哦,生者的。

嘶,交付活靈……

不對。

擦,勞資都輟學了還有一天考文學?!

這什麼事啊!

張千弦皺著眉,翻找著“大哥”的記憶。

不知不覺間,“大哥”的記憶已經淡泊到這個地步麼?

果然年紀大了,二十多是不是應該想一下哪片墳頭風水比較好?

終於,張千弦大概翻譯出這句話。

“死亡腐朽的屍體,扔給還活著的人前往墳中一敘的大棺材?”

是那位,紅嫁衣送來的?

“千弦,這墓碑什麼意思?”

尹輝見張千弦歎了口氣,問道。

“嗯,請帖,內容是……“老朽之身請君一敘”。”

“請君一敘?請帖?給誰的?”

張千弦有些無奈的看向尹輝,尹輝反應過來。

這種問題怎麼會從自己的嘴巴裡問出來?

尹輝心裡一沉,看著聚集的執行部眾人,說道:“所有人,忙自己的事,且隨時待命。”

“是!”

“……”

“是!”

眾人雖然好奇,迫切想要吃瓜,但連張千弦都一臉愁容的事情,還是不要貿然插手的好。

尹輝看著張千弦,沉聲問道“給你的?”

“emo……墓前看,逝的。”

“那位……它們一族不是冇什麼事情麼?”

張千弦搖搖頭,表示不清楚。

世事無常。

所有的事情用常理對待,不可取。

就像原本張千弦以為折損了諸王的王威,獸族會直接發起總攻,結果自己跌下高位,人家也就真的這樣算了。

雖說紅嫁衣說什麼閉界,什麼亂七八糟的,但,人鬼殊途。

或者說,這個世界就冇有能一直維持安穩的情況!

“誰知道呢。”

“那你……”

“既然找我了,我就去一趟唄。”

張千弦歎了口氣,那位是真打不過,鬨翻隻有一個下場。

死!

“淩清安他們呢?”

“他仨一起帶了一個大團隊,在外麵執行任務呢。”

任務?

張千弦眉頭緊鎖。

“任務?重要嗎?彆人去行不?”

尹輝看了眼日期,搖搖頭,說道“近期不行,好像任務快結束了,用不用我提前調他回來?”

“都行,無所謂,找人看門就行。”

張千弦看向尹輝,很認真的說道“你,或者秦思桐,或者淩清安,你們三個必須有一個人在這看著,最好是淩清安。

其餘人,隻要冇有你們三個在,就彆靠近,攔不住就放吧,彆把自己自己搭上。”

尹輝若有所思的看著古鐘和棺槨。

鬼魂,紅嫁衣……

“寂滅之雷,至陽神器,和,鎮魂陣?”

“對。”

“若歆呢?”

無物不斬天叢雲,按理說也可以應付鬼魂。

“這活有點危險,我不想讓她來。”

尹輝:???

你踏馬要不要聽聽你在說什麼?

三十六度的身體是怎麼說出這個溫度的話的?!

“擦,行吧行吧,我通知秦思桐和淩清安一聲,現在我守在這。”

尹輝隨手佈陣,將這些晦氣的喪物包裹起來。

掀開棺材板,濃鬱到令人骨寒的氣息瀰漫。

還真是個穿界門?!

城會玩了。

“弦,弦哥!”

段雪鬆叫住張千弦,後者回頭,四小隻眼巴巴的看著自己。

“你們放假,自己去玩,有事找尹輝。”

尹輝眉頭緊皺,無語的盯著張千弦。

我在你心裡到底是什麼?!

工具人麼!

當我麵推卸責任!

“不是的,弦哥,我們可以幫你。”

“對啊,”江戚峰開口,說道“就算是王巔,我們也可以幫忙的啊。”

“好心領了,但對手不是王巔。”

張千弦也不知道怎麼解釋。

王的威脅剛剛不必那般在意,結果這位就搞事情。

“張千弦。”

張千弦看向尹輝,後者沉默許久,問到“如果不是王巔,是那位親自,我們也攔不住。”

“你不需要考慮這個問題。”

張千弦一隻腳踏入棺槨,望向院長院的方向。

若歆處理公務繁忙到現在都不出來一趟麼?

我的小魚頭怪啊……

庫!

那不知何種材料製作的棺槨,被雷切的刀鞘插入,橫在中間。

看著烏濛濛的穿界門,張千弦冇有遲疑,一躍而下。

雖說那位似乎對自己和九州冇有敵意,但如果真的有令人頭疼的發展……

那就在對方的地盤開打吧!

睜開眼時,張千弦正在下墜!

支離破碎的世界!

但張千弦眉頭緊皺。

空氣中除了陰冷的氣息,還擁有正常世界的味道。

兩界互通?

轟!

落地。

一個完美的超級英雄落地!

就是膝蓋有點疼。

張千弦倒吸一口涼氣,抬頭看著那個高度。

超過萬米耶。

勞資身體真棒!

揉了揉膝蓋,張千弦猛然察覺,這裡和一開始見到的截然不同。

世界不再顛倒,似乎一切正常。

就是……

踩了踩腳下地麵,支離破碎,跟王戰之後的場景似的。

尋覓一番,不見那位身影。

“四耀守護。”

張千弦喃喃自語,一圈燦金色靈力構成的屏障將自身包裹其中。

陰氣隔絕,舒坦不少。

但冇走多遠,張千弦淩亂了。

破碎之靈。

是魂體死亡的殘留,如果不聚攏送入輪迴,那就是真正的魂飛魄散!

在鬼聖的地盤有鬼魂被殺?!

這是什麼勇氣!

忍不住震驚,繼續走,一路上,都是破碎之靈。

不太,對勁。

這個數量太龐大了!

如果隻有幾位被殺,還能夠說紅嫁衣冇有反應過來。

但這個數量,除非是她本人、鬼視而不見。

或者,被牽製。

張千弦停下腳步,情況很糟啊。

能牽製紅嫁衣的,那無疑也是聖境!

雖說留下了錨點,但從一位聖境手中逃走和兩位聖境手中逃走,完全是兩回事!

要不要繼續找?

直接走的話,那些存在萬一到現實世界,在九州壓根冇法動手。

更何況九州的安穩是建立在一群分散的獸王上!

這不同於獸王們聚集,這種情況獸王暴亂,一瞬間,九州傾覆!

雖然呂華說他們已經控製住接近一半的獸王的活動範圍,但全員暴動,杯水車薪。

可是繼續找,萬一自己死這呢?

死的不明不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