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張千弦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各位親朋好友,在此,小李提醒大家,道路千萬條,選擇要仔細,誤入歧途白金手銬,管吃管住······”

大街上的廣播依舊是那些內容,男生看著眼前麵黃肌瘦的小女孩,一雙水靈靈的眼睛是那麼好看,彷彿可以將整個世界裝在裡麵。

“有事?”

張千弦輕輕地說道,手已經伸入口袋,準備摸出錢財打發走小女孩,突然,空空如也的口袋使得張千弦微微愣住。

張千弦還未反應過來,小女孩從袖子裡麵拿出一個純白的錢包,遞了過來。

看著小女孩手裡的錢包,張千弦纔想起,興許是剛纔拿手機時,不小心帶出來的。

又看向小女孩,渾身臟兮兮,又瘦又小,但那雙眼睛,真的明淨。

路邊攤,豆腐腦,老闆很實在,有糖的也有鹵的。

小姑娘有些不知所措,呆呆地看著張千弦,又看看著麵前的兩碗,嚥了咽口水。

“吃吧。”

小姑娘遲疑了片刻,直到肚子傳來咕咕的聲響,才一點點的享受。

“小夥子,外地來的呀?”

因為早就過了早餐的時間,老闆都在收拾東西準備回家,張千弦才領著小姑娘突然來。

萬幸的是,今天無事,多呆一會並無礙。

“嗯,怎麼判斷的,我也冇有口音啊。”

“嗬,對啊,這的人都有口音呀。”老闆看著車少人疏的街道,搖了搖頭。

“這特麼世道,好好的日子,出來這群倒黴玩意兒,一個個拽的,小夥子,你是不是也在家那邊待不下去了纔來的北方。”

張千弦遲疑了一下,冇有說話,倒是點了點頭。

老闆見張千弦有迴應,似乎打開了話匣子。

“碼的,你說這好好的世道,怎出來這群什麼牛鬼蛇神,還自稱仙人啊,異人啊,他們哪次乾人事?就我電視上,廣播上還有手機裡,這群人出來的訊息,冇有一次是好訊息。”

“······對,仙人的說法確實有些扯淡了。”

“哎,哪特麼是說法啊,是他們那一類人都扯淡,一群毛都冇長齊的小屁孩,要不是上麵不想認真,我擦,輕鬆給他們全拿捏了個屁的。”

張千弦點了點頭,看向小女孩,許是餓壞了,她眼中無論是甜的還是鹵的,都彷彿珍饈。

“年少輕狂唄,資本是最萬惡的存在,但年輕就是狂妄的資本,所以每個人都可以是自己生命裡那個絕對的話語權。”

老闆看著張千弦,手裡的香菸忽明忽暗。

這個小夥,挺通透啊。

“你不像年輕人,冇啥朝氣,有點暮氣沉沉的,白瞎你這副皮囊了。”

張千弦癡癡一笑,冇有說話。

豈止白瞎皮囊,自己簡直就是個禍害,明明長的和母親那麼相似,卻是一個“不合時宜”的男生。

風起。

不合時宜的刺骨。

“瑪德,都八月了大清早還能有這麼冷的風,這逼季節。”

“啊,是啊。”

張千弦背對著老闆,看著高懸的太陽,燦金的陽光下,他自己的眼眸也化為燦金。

“世間總有平衡,四季被撥亂時,也許某些東西就回正了。”

老闆呆滯了一下,古怪的看著張千弦。

這年輕人,怎麼搞這副德行?

學什麼不好學那群神棍說這些胡話。

“年紀輕輕的彆誤入歧途啊,學點好的,做個好人。”

張千弦點了點頭,平複之後,漆黑的眼睛打量了一番小店。

乾乾淨淨,整整齊齊,有些歲月。

此時,廣播又響了,但不是之前的那些重複的標語。

“川籍張老三,神速異能者,盜竊,涉毒,現已歸案。”

張千弦愣了一下,反應過來這是一個新的誤入歧途的人的訊息,眼眸微垂。

張千弦微微愣神,手卻被輕輕握住。

低頭一看,小女孩一雙水靈靈的眼睛中滿是試探。

那是一雙無歸者渴望歸宿的眼睛。

張千弦沉默了,但還是握住了女孩的手。

孤兒院。

張千弦摸著自己乾癟的錢包,揣入兜裡。

他現在還是一個飄無定所的狀態,怎麼有可能收養孩子?

他能做到,隻是找到一個可以在女孩童年時期稱之為家的地方,將她留下。

冇走幾步,張千弦就發現身後有人跟著自己。

一個十四五六的少年,一個,體內有靈力的少年。

張千弦也不磨嘰,回頭一眼就是盯著他。

少年嚇了一跳,連忙裝作路人,又是遛彎又是踢石子,結果微微一瞥,張千弦一動不動直勾勾的盯著自己。

……瑪德,冇遇到過這種情況啊。

“來。”

張千弦雙手插兜,走進附近的小巷,少年遲疑了片刻,抬起手,手指之間氣旋湧動。

瑪德,乾了,當我怕了不成!

少年跟上,走進小巷,雙手一攤,兩縷旋風在掌心彙聚。

“冇有彆的事,就是渴了,想和哥們借點票子,搞點甜水嚐嚐。”

這少年,赫然就是豆腐腦老闆口中的牛鬼蛇神。

他的能力是突然出現的,或者說幾乎所有人的能力都是突然出現的。

大部分人是一覺起來突然擁有了詭異的能力,少部分人眼睛一睜一閉的瞬間有了特殊能力。

還有一些人,最神秘的存在,號稱這個世界冇有變之前就擁有特殊力量的存在。

“風?”

“對,我也不欺負你,哥哥就是渴了,想跟你借點票子,乖乖給我,啥事冇有。”

“但我冇有錢了。”張千弦拿出錢包,給男生看了空空如也的裡麵。

男生明顯一愣。

“靠,晦氣,浪費我時間。”

男生一瞪張千弦,傲氣凜然的說道“我不管啊,今天要麼你把錢給我,要麼,把錢給我,我就要錢。”

張千弦見男孩牛逼哄哄的樣子,也有些好奇,歪了歪頭“這不是違法的麼?稽查現在專門抓你這樣的,你不怕麼?”

“嗬,稽查?你說那群冇用的條子?”

男孩相當傲嬌,如果有尾巴,那此刻一定翹到天上。

“小爺我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狂風之下條子的車都給他掀了,那群條子看見我都要夾著尾巴走!”

張千弦微微一笑,燦金色的眼睛在小巷中格外明亮。

少年愣了半天,不知為何,張千弦的眼睛一變色,就彷彿換了一個人,一個,忍不住跪拜的人。

強忍住跪下的衝動和內心的恐懼,少年兩手交錯,想要出手。

下一秒,張千弦的身影消失,一隻溫涼柔軟的手搭上自己的脖頸。

少年渾身一軟,整個人幾乎就要癱倒。

在即將親吻大地的瞬間,一隻手拎住了後背的衣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