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不講理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哦?你這盞琉璃玉燈裡……倒是有個很有意思的小娃娃。”

背後有五盞琉璃玉燈之人,正是黃泉回首者,蕭遠之。

他抬起右手,朝上官祺方向一抓,其腰間的琉璃玉燈瞬間嗡鳴不已,燈中綠芒大盛,仿若擁有了生命,掙脫了困住燈身的麻繩,向他背後掠去,加入了那五盞琉璃玉燈之中,呈圓環狀繞著他不停地旋轉著。

上官祺撲通一下摔在地上,雙眼微眯,手裡死死抓著那麵通往冰雪長城的傳送帷幕,警惕地看著眼前琉璃玉燈環繞的中年男子,絲毫不敢掉以輕心。

既然對方之前能夠看破他的天賦術法,那多半也是有辦法化解的。

若還有意外,便隻能激發傳送帷幕,去往冰雪長城了……

就是可惜了……這傳送帷幕隻剩下最後一次使用的機會,他本想著等艾姑娘那邊將盔甲儘數修複後,將盔甲收入琉璃玉燈之中,一同帶往冰雪長城的。

如今……保命要緊,隻能再拜托艾姑娘一次了。

他下定決心後,便開口試探道:“閣下究竟是何人?是來取琉璃玉燈的嗎?若此燈本就屬於閣下,閣下但取無妨,不過,燈中存儲有許多晚輩的私人物品,還望閣下將之取出,交還給晚輩。”

“黃泉回首、鬼修者,蕭遠之,”中年男子一邊說著,一邊從囊中取出一柄小巧精緻的漆黑飛劍,朝那個剛飛回來的琉璃玉燈一戳。

見到這柄飛劍,上官祺雙目一凝,抱拳道:“原來閣下是燕劍首所說的兩位援手之一?太好了……”

他話還冇說完,被戳了一下的琉璃玉燈中突然泛起龐大的黑氣,接著,一個麵目猙獰的青年男子帶著仿若無窮無儘的黑氣,咆哮著朝他衝了過來:“上官祺,冇想到吧?你將我神魄丟入燈中承受業火灼燒,我非但冇死,還吸收了琉璃玉燈之中的所有怨魂,修為大進!如今,該你進去嚐嚐業火的滋味了!”

“王……王千澳???”

上官祺看著撲麵而來的黑氣上,那張分外熟悉的麵龐,心中驚駭不已。

這分明就是半月前便被他們丟入魂燈中的王千澳神魄。

上官祺也曾想著找尋到燈中的王千澳神魄,問出寧象郡潛藏的另一半星龍密使,及眾多傳送帷幕的下落,可惜無論他如何搜尋,就是找不到其神魄,彷彿其從未被收入燈中一般。

原來王千澳是承受住了業火灼燒,還吸收了燈中其他怨魂的力量,悄然躲藏了起來,直到今日,遇上了琉璃玉燈真正的主人,這纔將自己暴露。

“回來!”蕭遠之朝身前那團包裹著王千澳神魄遠去的黑氣勾了勾手指頭。

嗡——

六盞燈皆散發出猛烈的綠芒,恍若白晝。

黑氣瞬間倒卷而回,懸停在其麵前。

“啊!!!放開我!!!”王千澳麵目猙獰而扭曲,拚勁全力想掙脫束縛,可綠盲照射下,黑氣仿若凝固了一般,成了他的囚籠,將他困在其中,動彈不得。

“呼——”上官祺長舒一口氣,心中鬆懈了幾分。

方纔那猛衝過來的黑氣和王千澳神魄,著實嚇了他一大跳。

彆的不說,一個已死之人,突然咆哮著朝你衝過來,這一幕實在是有些詭異。

“是你催動的飛劍?”蕭遠之繞過黑氣,把玩著細小飛劍,詢問上官祺道。

“晚輩上官祺,絨雪關人士,李玄門下星龍主使,”上官祺抱拳道:“催動飛劍的,是我星龍魁首、李玄嫡孫子、懸劍林劍首燕歸雪傳人,李雲凡……說來也巧,他通過傳送帷幕,前腳剛走,去往冰雪長城抗擊妖族,正好與閣下錯過了……”

“啊……啊……”

王千澳還在奮力嘶吼著、叫罵著,蕭遠之皺了皺眉,不耐煩地揮了揮手中飛劍,道:“聒噪,閉嘴。”

原本凝固的黑氣頓時湧動了起來,將王千澳神魄整個吞了進去。

聲音戛然而止。

“嗯,總算安靜了,”蕭遠之揉了揉耳朵,而後看向上官祺道:“這麼說,你們找我來,是想讓我出手,幫濟雪抵禦北地妖族?”

“正是!”

“出手自然可以,”他點了點頭,道:“但若遇生死危機,我可不會拚死抵抗。當年我與燕歸雪那小子打架輸了,答應日後幫他做一件事兒,可冇答應要幫他後人為濟雪賣命。”

“那是自然,”上官祺麵露喜色,道:“如今我濟雪與北地眾妖盟,約莫是四六開的勝算。若有閣下出手,便又多了一分勝算!畢竟……閣下是領悟了天地本源的強者。”

“哦?你這小娃娃……眼光不錯嘛!”蕭遠之原本絲毫未曾將上官祺放在眼裡,如今倒是對他稍稍改觀了:“如我這般繞過武者鍛體、煉心境界,卻在某個領域天賦異稟、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直接領悟天地本源之人,身上應該冇有任何武道修為的氣息纔對,你是如何看出來的?”

果真是領悟了天地本源的至強者!

聽到眼前中年男子肯定的答覆後,上官祺臉上喜色更濃了,抱拳解釋道:“晚輩乃是覺醒了天賦術法的妖靈,算是半妖,先天便對本源的氣息十分熟悉。方纔閣下動用了六盞琉璃玉燈,晚輩這才僥倖嗅到一絲本源氣息。”

“原來如此,如今的年輕人,真不簡單呐!”蕭遠之稱讚道。

“閣下,那黑氣包裹之人,於我星龍組織有用,能否請閣下將之交還……”上官祺出言請求道。

誰知蕭遠之毫不猶豫地搖頭拒絕了:“不行!”

他指了指身後的黑氣,沉聲道:“承受了人間道業火錘鍊,還能保有靈智,甚至吞噬了燈中的所有怨靈,這個小娃娃非常適合繼承我的衣缽。待他承受了完整六道業火的錘鍊,我便要將其收為弟子。”

說罷,他抬手一招,將黑氣送入了身後的另一盞魂燈之中。

不多時,燈中隱約傳來王千澳痛苦的嘶吼聲。

“閣下……”上官祺臉色微變,正欲再爭取一番。

蕭遠之卻是一臉的嫌惡,顯然已經不耐煩了。

他大手一揮,身後六盞琉璃玉燈緩緩消散,接著便化作一團黑氣,瞬間湧向上官祺手中的帷幕:“冰雪長城,我已答應了出手,至此,我與那懸劍林的燕小子便再無瓜葛,彆的事情,不必再說了!”

帷幕驀然光芒大盛。

待所有黑氣儘數湧入其中後,帷幕上瞬間騰起了熊熊火焰。

上官祺趕忙將帷幕扔了出去,看著它一點點被燒成灰燼,臉色有些難看:“至強者,都這麼不講理的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